热门排行

六和合彩2017开奖…

[香港马会资料 ]…

2017香港历史开奖…

六开彩开奖现场直…

若菜亜衣2本挿41…

为司马必须要穿丝…

节操要不要,要不…
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娱乐图片 > 正文

从京阿尼《幸运星》和《小林家的龙女仆》看Comiket存在的意义

作者: 来源: 日期:2017/5/10 10:23:31 人气: 3 标签:
youyou爱美丽-汇集女性时尚健康亲子的专业爱美丽

十年前,京都动画曾拍过一部名为《幸运星》的动画。这部作品改编自同名的四格漫画,以四名女子高中生的日常生活为故事主轴。故事的最大特色,在于女主角之一的泉此方是个重度御宅,于是剧情就自然夹杂不少以动漫及御宅文化为主题的内容,以及只有阿宅们才懂得会心微笑的梗了。这动画原本是由山本宽负责导演的,但在四集过后,却被京阿尼发声明说此人「未达作为导演的境界」,改由武本康弘担任导演。宽叔与京阿尼的恩怨情仇,也是从此展开的。

从京阿尼《幸运星》和《小林家的龙女仆》看comiket存在的意义

十年后的2017年,京都动画又拍了另一部漫画改编的动画,名叫《小林家的龙女仆》。故事讲述普通上班族小林在因缘际会之下,遇上了受伤的龙托尔。醉醺醺的小林在无意间救了托尔,还说要让孤身一人的托尔来自己的家居往。结果托尔就化身成人类,当起了小林最喜爱的女仆,开始了这部人龙同居的日常(?)喜剧。和《幸运星》一样,同样是由武本康弘担任这部动画的导演。

从京阿尼《幸运星》和《小林家的龙女仆》看comiket存在的意义

十年前的《幸运星》,跟十年后的《小林家的龙女仆》,除了同样由京阿尼制作、武本康弘担任导演外,究竟这两部作品还有什么共通点呢?其实硬要说的话还是有一个的——那就是这两部动画,都出现过关于comiket的剧情。而十年前在《幸运星》里,借角色之口提出过的质疑,在十年后《小林家的龙女仆》的同一桥段里,又意外地能回应前者,讲述comiket作为同人志即卖会,究竟有何存在意义。

虽然我不觉得武本康弘是有意作这样的呼应,但个人觉得这是个颇有趣的对比,于是就拿来附会一下,做了点简单的考察。

从京阿尼《幸运星》和《小林家的龙女仆》看comiket存在的意义

先来聊聊《幸运星》中关于comiket的剧情吧。在第十二集里,前半段的故事讲述此方带着柊镜、柊司两姐妹,参加在冬季举办的comiket。剧情从「外行人」的目光出发,以幽默的笔触描述comiket究竟是一个多么「可怕」的活动。剧中的画面映着活动开始前,在会场外排队的庞大人群,音乐换成了弥漫战争气氛的交响乐;此方一本正经地说着,要走那条路线才能越过重重的人墙与排队队伍,在有限时间内买到限量的本子,如果在指定时间十五分钟后还看不到镜、司二人前来集合的话,她就会到医务室找两人....总之逛comiket是如同行军打仗的一回事,这就是《幸运星》里对这个同人志即卖会的形容。

嘛,如果是像此方般以冲锋陷阵的心态,目标是在comiket里买齐心仪的本子的话,现实中也的确要像行军打仗般有周详的计划,以及果断的行动力才能做到,如此比喻也不算是太夸张的。伴随这种「comiket犹如战场」的描述,故事讲述同属「非御宅」的柊镜、柊司在逛comiket时,比起感到享受,更像是在做一项累人的工作。如同此方在剧中所言,comkiet是一个「初次参加的人会感到很辛苦」的活动。在故事里,就只有此方这种「老手」,才能享受comiket。

从京阿尼《幸运星》和《小林家的龙女仆》看comiket存在的意义

有趣的是此方接下来所说的对白。承袭着「老手」的视点,此方开始说起了comiket的历史,讲述自comiket的主办场地从晴海搬到有明之后,环境已经比以往舒适了不少。这时候她突然话锋一转,暗暗地批评近年一些comiket的参加者会把自己视作客人,认为这是件悲哀的事。剧中此方以「明明只是大家一起办的活动」这句话作结,暗示着comiket里无论是访客,还是来卖同人志的人,她都认为不应有主客之分。

那么,如果不是「卖家和客人」的话,参加者又该以什么身份,应抱着怎样的心态去参加这个活动呢?《幸运星》在此没有给予答案。事实上这句看起来意味深长的对白,接下来也只是被拿去做铺陈恶搞桥段的运用而已。若真要找答案的话,反倒是十年后的《小林家的龙女仆》,能为我们带来一点启示。

从京阿尼《幸运星》和《小林家的龙女仆》看comiket存在的意义

在《小林家的龙女仆》第七集里,故事讲述小林为了帮正在comiket里参展的朋友顾摊,于是就带同托尔一同参加这个在夏季举办的同人志即卖会。和《幸运星》一样,故事先以「外行人」托尔的目光出发,描述在comiket出现的奇观。看着没有奔跑但同时也在会场内飞快地行走的庞大人群,以及为了购买心爱的同人志而井然有序地排队的上万名访客,托尔心里不禁好奇,究竟是什么东西能让人类如此痴迷,让他们在这大热天里仍不计较辛苦,参加这个累人的活动呢?

以此情节作为切入点,《小林家的龙女仆》的剧情,正补完《幸运星》没有说完的故事——后者只提到「外行人」参加comiket只觉辛苦,前者则让来自异世界的龙多了一颗好奇的心,想理解人类为何即使也觉得辛苦,仍乐于参加这个同人志即卖会。《小林家的龙女仆》为了解答如此疑问,分别用了两段剧情去讲述自己的答案,一段是以引喻作解答,另一段则让一个御宅族出来现身说法,说出他们眼中的comiket究竟是怎样的一回事。

从京阿尼《幸运星》和《小林家的龙女仆》看comiket存在的意义

先说作为引喻的那段情节吧。在上文中也略略提到过,在《小林家的龙女仆》的故事设定里,从异世界而来的龙与各种生物,都能够化身成人类的姿态,以此作为掩饰生活在人类中间。当小林和托尔在旁看着正在comiket里cosplay的人们时,托尔就发现里面有些「人」其实根本不是在cosplay,而是以他们原本的姿态示人。只是因为comiket里有很多人也穿着奇装异服来参加活动,所以即使露出原本的身姿,也不会被人发现,或质疑自己不是人类了。

接下来的对话就有意思了。托尔前去找这群异世界生物聊天,问他们究竟在comiket里干什么。异世界生物们回答,他们是来「解放一下自己」、「虽然平常得化成人形生活,但是来这种活动就能变回原来姿态了」。如果把这段对话的对象从「异世界生物」置换成「御宅族」的话,就能明白导演在这里想要表达的意思——虽然「御宅族」一词已不像过去般饱受社会歧视,但能够让御宅们安心地展露自己真实身姿的,始终是comiket这种充满「同类」,少了来自他人的异样目光的地方。故事借异世界生物之口诉说了comiket的独特魅力之一。

从京阿尼《幸运星》和《小林家的龙女仆》看comiket存在的意义

若单看这段情节的话,或许会让人觉得以上说法是在过度解读,但把接下来一名参加者的现身说法拼在一起去看的话,相信大家就都会同意导演是有意去作如此的引喻了。就在托尔与异世界生物们闲聊完毕后,她也决定多展露一点自己的真实身姿,露出了龙的翅膀和尾巴,化身成「女仆龙」。就在这时候,一个原本跟托尔约定了要找她拍照的参加者,也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前来赴约。看着他那疲倦但仍旧努力地在拍照的身影,托尔这时候也禁不往向这位comiket的参加者抛出她心里的疑问:来这里的人,都好像被某种强大的东西吸引过来的样子,究竟这东西是什么呢?

听罢托尔的疑问,男孩思考了一会儿,然后直白地道出了自己的想法:「我想,那就是只有身在此时此地才能体会到的喜悦吧,那种大家都很喜欢(那东西)的心情」。这句对白补充了前段「解放自己,显露真身」的比喻,一班志同道合的人这样聚在一起,除了令人感到安心之外,还能看到大家都为同一样事物而嬉笑、快乐的姿态。如此事情,本身就已经足够叫人喜悦了。

从京阿尼《幸运星》和《小林家的龙女仆》看comiket存在的意义

这就是十年前此方口中那句comiket「明明只是大家一起办的活动」想要表达的意思。comiket是个同人志即卖会,创作物的买卖固然是活动重点,却不一定是其中最令人享受的地方。那种无分你我,单纯地分享自己所爱、充满着热情去对待的事物,才是comiket的可贵之处。其实当年的《幸运星》里,也有隐晦地为我们带来一点提示:第十二集的标题是お祭りへいこう,其中所说的「祭典」,也指剧中出现过的comiket。一个祭典要使参加的人感到愉快,那份「此时此地才能体会到的,大家都很喜欢某东西的心情」,正是不可或缺。

对《幸运星》与《小林家的龙女仆》里关于comiket的情节的考察,就到此为止吧。上述对comiket、对同人志即卖会的形容与期许,究竟现实中也是不是同一回事,相信读者们自有定论。但至少能在动画里,看到作者及导演对喜爱动漫的人有着怎样的想法与期望,如此互动,也是十分有趣的。


所有资料均来自各大网站摘录,如有未完整的请至百度查找,大部分来自女性网或者天涯网
相关信息
精品推荐